地铁非礼后在弟弟旁边强奸学生妹

家庭乱伦发表于2020-10-12 13:22:53
查看:0回复:0

湾仔往金钟转去荃湾缐的人群涌到了。 眼前有一个大约中三、四的女孩,身穿真光旗袍服, 扎着两条长长的马尾辫子她身形不算太高,因为她用侧背的袋而不是用背背的书包, 从后看她只见她的 pat pat 左右摇摆而且旗袍令她的 pat pat更见丰满, 我已决定将目标锁定了。 这班车很迫很迫,当然这正中我下怀,她只能迫到近车门的位置, 而我则紧紧来她的背后。 我的手,已经很不自觉想放在她的 pat pat 上了。 趁住行车时的摇动,我用姆指在她的 pat pat 上试探地扫来扫去, 她好像察觉了她的手放在她 pat pat 的地方, 希望能隔掉我的非礼但我又怎会让她成功我不去摸她的 pat pat, 反而去摸她想的手又是像刚才的来回抚摸,我见到她连耳根也红了, 果然没错她是一个很怕羞的人,我认定了她是会忍受而不会叫的了。 她看来不愿意我摸她的手,摸了一阵后,她缩开了, 既然她已经知道我在搞她我的动作更大胆了。 我这次一掌就盖住了她的 pat pat,不是静止的放在上面, 而是不安份的轻力搓弄我完全感受到她 pat pat 的弹性。 为配合一早已勃起了的下面,我扮企不稳整个下身贴着她的 patpat, 我下面的感觉是柔软大概同一时间,她的感觉是坚硬, 不过我无暇去体会她的感觉我下面不断的顶着她 patpat, 随着地铁摇动左右磨擦我慢慢将下面移到她 pat pat中间的屁股沟, 左右郁动时磨擦到左右的股肉而份外兴奋。 本身放在pat pat的右手慢慢的移下,去寻找底裙的边沿, 即使是隔着校服去摸底裙的边沿都会使我份外的兴奋。 而她,耳根已经完全红了,当我五只手指慢慢摸上她右边的大腿, 只好低着头默默的任我的手在她大腿抚弄,任由我下体在她屁股沟磨擦。 真光的旗袍服至少有一个好处,就是够贴身, 当我右手摸她的大腿时完全是有贴身的感觉, 不似其他裙般可能摺起了而减少手感。 最重要的是,她没有穿运动短裤打底,只有一条薄薄的底裙, 我在她的大腿上由轻轻变成重重的压下去太薄的底裙隐藏不了她底裤的位置, 透过旗袍我右手摸到底裤的边沿。 在摸到底裤边的同时,也许连她都感觉到,我深深顶在她屁股沟的下体变得更硬了, 甚至有想射的冲动。 「请小心车门……do do do do do …」她没有下车, 但身边却多了一个真光妹她身形较为矮小,头发及肩, 圆圆瓜子面且充满一份稚气看似是中一、二的学生, 不过我不打算向她下手「坐这山,望那山,一事无成」嘛, 当然要专心继续向这个扎孖辫的真光妹埋手。 我的下体贴着她的pat pat,车厢更迫了,大站份人都是背对住我, 就连刚上车的真光妹都只是侧面对着我。 刚才趁着挤涌的人潮已静静的绕到她前面的大腿上, 默默的等待着机会当车门合上,我的五指山亦盖在她前面大腿位置, 如今的情况就像环抱住她一样她想挣扎这是没有用的, 而且那个刚上车的真光妹亦发挥作用了她们两个真光妹虽然不认识, 不过她都不想同校同学知道自己被非礼吧万一回到学校被人宣扬, 这个怕羞怕事的扎孖辫女生可不愿意呢。 我的左手无声无色地逐渐掀起了她的旗袍,不过掀起的程度是不足以令我将手伸进去旗袍内, 为防被她发现我的右手要帮忙扰乱她,由她大腿逐渐滑去她的私处, 她感觉到了她左手抱着书,右手伸下来捉住我的右手希望我不要得寸进尺。 软软的就是内裤的质感,我中指与食指情不自禁去突然用力挤压, 她也突然用力捉住我的手。 她想别过头来,不过太挤迫了,她只能望着地铁车厢的窗门, 我也反射望住已经被我弄得面红耳热的她。 另一个真光妹还很有闲情的去哼着调子,我右手的中指就跟着她哼出来的调子挤压她的私处, 当她哼到轻音时我轻手些而当哼到重音时,我挤得较大想力, 但不到十秒我已忍不住很大力的挤压,她只低着头望着玻璃, 我在玻璃上彷佛看到她哀求的目光而且显出半点无奈, 因为她也知道哀求都是徒然的。 左手的默默经营给右手制造有利的空间,我趁着地铁忽然摇动, 她站得不隐本身抓紧我的右手本能地扶在车门上, 而我的右手即时钻进她的旗袍内五指直接摸在她滑滑的大腿上, 而且不断搓磨她不能掀起自己的旗袍去捉我的手, 只能隔想着旗袍压着我的手以期制止我的非礼, 但我想连她自己也清楚这样又怎能制止我呢, 这只算是一些无力的反抗而已。 快到佐敦站,为了不让她在佐敦站下车,我左手揽住她的腰, 右手飞快地脱下她的内裤至大腿她不可能在这个情况下走动。 但有很多乘客便涌入,只要她不大叫,乘客见到我这样揽着她, 都以为我俩是一对情侣更何况这个时间佐敦站涌入的多数是学生, 我和孖辫真光妹竟然被一群女拔萃学生包围了 我们的左边是尖沙咀上车的真光妹而前面和后面都涌来了四、五个女拔萃学生, 其中一个穿女童军制服孖辫真光妹的表情非常尴尬, 怕事的她怕被人发现只见她低着头默默忍受我的右手在她下体一下又一下的侵犯, 当然还有我愈来愈硬的下体虽然紧贴着她的屁股沟, 但仍然要挤些空间出来左右磨擦这样柔软的pat pat叫我不继续的非礼她简直就对不住自己, 就算当众被捕我也无所谓了。 被围在众女学生面前非礼她的感觉份外兴奋, 下一站是油麻地很多人会在这个站转车,为免到站时给人看到她被除下内裤而知道我在非礼她, 我趁这个时间先替她穿回内裤但这并不代表我就此放过她呢。 我的手掀起内裤的一角,整张手伸进内裤入面, 隔着内裤去直接抚摸她的下体她在旗袍外压着我的手更大力了。 怎样很紧张吗我会令你更紧张的,我将食指轻轻的插入她的阴部, 我并不打算弄破她的处女膜不会插得太深,但浅浅的抽插已令她吃不消。 愈来愈快的动作令她的身子突然软下来。 刚才无暇去望周围的女孩,但除了见到前面的女拔萃学生都有讲有笑外, 在我侧面的真光妹竟然都面红红的莫非有另一人在非礼她原来她一直在玻璃门的反射下看着我的「好事」 难怪看得面红耳赤既然有观众,我也要卖力些吧在旁偷看的真光妹当然看到我在干甚么, 眼睛瞪大似是不相信在地铁上会遇到这样的事 不过当我左手重新揽着孖辫真光妹的时候我就没有闲情再去理你信不信了。 我的下体变得更硬,没有阻隔的在旗袍上面磨擦, 毕直坚硬的下体就像柱子般顶着她的pat pat深深的陷入。 我的右手更快速地在她下体进行快而轻的抽插, 虽然是被迫的但她的确有生理反应了,我的手指, 感觉到湿湿热热的液体流出彷佛就是我的战利品。 剩下来的时间,是时候整理大家的衣物了。 已经到站,她很快的走出车厢,我也是和她同一站下车。 我都漫不经心的出闸……行到上地面居然比给我看到那读真光的旗袍妹!她一直向前行, 头都无回完全不知道我正跟随她。 那里是一个旧社区,我正想她应该住在其中一幢旧楼。 步行中我见她正讲手提电话,可能是周边等马路很吵, 她都讲电话时也提高嗓子于是行前听她说什么。 「什么你又任由小弟弟一个人在家中好危险的嘛。 好心你啦,妈妈你整天只想打麻将!小朋友只有5岁, 在家中有发生事怎办!」非礼她时惊到不敢向我的方向望 所以她是完全不认得我。 我扮住客跟着她入升降机,佢按10楼,我按9楼, 我是升降机内再望多她多几眼在旗袍下包里着的身体好正, 我估她应该大约是 33-28-34。 最正是她的小嘴,想起迟些喂她吃肠,内心真是非常兴奋。 到9楼升降机门一开,我出门等关门后,跟着立刻跑去后楼梯, 跑上10楼刚刚见到她身影,已经离开升降机回家中。 她专心开门,我就扑过去,从后一手掩她的嘴, 一手揽着她的腰 好恶的说: 「不要大叫, 我有刀呀你一叫我就一刀捅死你和你家小弟弟的呀!」(其实我没有带刀, 只是恐吓她)她很惊细细声的唔唔声叫着不要, 整个人发呆不敢反抗。 我说: 「轻轻力关好门,不要吵醒你弟弟。 」她很听话,一边被我揽着和掩着口,一边细细力关好门。 我揽着她的腰不断用手摸着她那个小蛮腰,下阳阳具隔着衣物顶着她的屁股, 我已经觉得非常剌激。 她一关门,我另一只手就由小腹摸上去,好滑, 跟住我就在她的胸部上游移。 在家里厅中她不断扭着身子,想推开我只手, 以唔唔声的叫着自己的不愿。 但她小小女孩子怎够我大力,我不停的搓揉她的乳房, 恶恨恨的说: 「你够胆子就大叫你小弟弟一被你吵醒, 我就一力捅死他!」她双手仍然用力想拉开我非礼她胸部的手 但就不再敢大叫只好小声哭着般细细讲不要不要。 我见她不敢叫就不掩着她的口,两只手一齐抓着她的胸部。 她的胸部不算很大,但是很有弹力和很圆!感觉她那对又圆又挺既乳房在蓝色旗袍下被我扭到变型。 她很想很努力的用手推我,但是我正企在她背后, 双手从后伸向前揽实她怎可能推得我开呢她真的很害怕我会对她弟弟不利, 整个过程她都只是细细声的叫不要不要微微扭动娇驱 双眼也不敢看我。 她的乳房实在太美妙,很结实好弹手,身上还是着旗袍校服, 令我好想延续刚才地铁的非礼快感我死命一手揽实她不让她动, 另一手就拉开自己裤子。 阳具已经在裤子等了久耐,我先用阳具在她屁股左扫右扫, 她感到后方的举动害怕的自然用手伸向后想推开我扫着她屁股的阳具。 被她多番触撞下,我的阳具越加发硬。 于是我捉实她的手掌,用阳具大力剌她手心, 还用手迫她用上手指抓着我的巨阳。 纯情的她感到手中的温热惊到身震震,喊住的说不要停啊, 大力想抽走只手。 她被我迫她用手掌套弄我的铁棒并抽插,由于刚才在地铁到现在已经忍耐, 加上现在看着自己正自由大胆的玩弄这个旗袍学生妹 所以插得几下子已经忍不住射了出来……射得她一手都是, 她感觉到手上的精液十分惊讶,结果她都忍不住吓到呀呀声的大叫了两声。 我怕她再叫给邻居知道,所以一边仍然捉实她的小手套套弄, 等我全射清为止 一边恶恨恨的吓她: 「你再叫多一次呀叫醒你弟弟, 等他一出来我就一拳打爆他个头!」她真的很爱护她的弟弟, 她仍然流住眼泪小声哭着细细声的低头说: 「不要啊……她病了……她没什么抵抗力……你不要打他呀……」她很无奈的摇头 我心想今次太好了有个学生妹任我玩。 一手好快速的除去她的红色眼镜,「什么嗯……」我已经一下了吻着她的嘴, 她因为近视她突然看不清眼前事物不太懂反抗, 只有用双手推我胸膛。 我已经双手揽实她,她没可回避下给我夹硬啜她的小嘴。 刚才在地铁已经极想和她接吻,估不到真的可以如愿以偿。 跟住我双手用力一推,推到这个失魂落魄的旗袍妹跌低趟在梳化。 我立即扑过去,双手捉实她的头,用射完软软地未回气的阳具扫她的面, 她想推我并细细声叫着不要。 我好恶的说: 「你又话听话是否想我打死你小弟弟呀!」她真是小了些挣扎, 我就用软软的肠肠慢慢扫佢块靓靓的面她紧紧的合实眼任我扫, 完全不敢乱动。 阳具将她整块面,由额头到面珠到眼到鼻到口到下巴, 扫完后阳具已经硬了少许。 我送条肠去她的口,她初初都合实个口不肯, 我就狂剌着她的嘴唇只听到她咪着咀唔唔声的反抗。 我好恶的说: 「我的话你听不懂!」她很无奈的慢慢开口, 一开少少我立刻夹硬送那条半硬半软的肠入去 她好惊的「唔唔唔唔」一声已经被全送进去出不到声。 她流着泪极不愿的表情下,慢慢收缩她的小咀来啜我肠。 「我一早见到你的嘴猪猪,就知你好钟意啜肠肠啦, 好好吃呀」她很委屈的拧头并吐出来 我再喝佢: 「叫你啜呀!大力些啜快些呀!」她真是听话, 开始用力啜我肠佢个口腔好暖,本身就是天生用来啜肠的嘛, 我的阳具再变得更硬一手按着她的头壳顶前后般抽插, 另一只手都无停隔住件旗袍不断捏她的胸部。 我一边抽插佢她的嘴,一边放眼四周,有一间房半开门, 应该是她弟弟的睡处再底头看看着孖辫真正妹正穿着旗袍为我口交, 决定要由得她着住旗袍被我……我已经想到下一步会怎样做。 我突然抽回阳具,并用手扶她起身,她无意识的用手推我挣扎, 我再企在她后面用铁棒隔住旗袍插入佢的股间, 她惊慌的用手伸去后面推我 细细声很委屈说: 「不要呀……求下你放过我啦……」我一边伸手去前面抓她的胸部, 一面用铁棒插她的股间并用龟头一下一下插向她两腿之间, 一边再问佢: 「你老实话我知你刚才啜肠肠很好, 你和几多个男仔啜过」「无呀……我唔呀……你放过我啦……」旗袍妹好委屈的拧头 细细声咁话。 「你不答我,是想我入房打爆你细路个头」佢震了一震, 细细声咁话: 「不是…不要呀…我只是和我男友试过一次……」我听落觉得极爽 平日问女性经验都无人会答我她居然听话的讲我知, 我再大大力的插向她股沟 又问: 「那你是好享受食肠肠呀」她被我一下一下的插到个屎眼和碰到外阴, 好痛苦的说: 「呀…不要呀…不喜欢呀…呀…我觉得好臭呀…呀……不要再撞我啦……求下你啦……」我无理会的感受向她再大力抽插 插到隔住旗袍都撞到屁股拍拍声。 「那么你还是不是处女」我一边问她被我抽插, 撞个屁股撞个人震下震下 好惨的说: 「不要呀…不是啦…」「你坏呀你, 我要罚你呀。 」跟着我一下插实她屁股不再动,双手从后揽实她的腰不让她走, 并慢慢推她行去她弟弟正睡着的那间房。 她很害怕不知我想怎样,用力向后撑想反抗不向前。 她越向后用力,我的阳具就越插紧个西的门口, 磨下磨下我觉得她个西有好多水流出来。 「你干什么……你不要搅我弟弟呀…」她一边反抗, 以为我搞她弟弟一边口震震好惊的讲。 她始终不够我大力,我慢慢已经推她去房门口。 「哈,你回家那么久,无论如何,望两眼关心一下有无事都好呀。 」她当然知道我没那么好心,极力撑后的不想入去, 但系都系无用。 比我推下撞下我和她揽着一起的入了去。 果然给我见到有个5岁大的豆丁睡在床,可能我们行入去的挣扎声实在不少, 那豆丁好像已经醒来慢慢把身体转过来。 我向后一缩,缩到刚刚好自己被门遮掩,而旗袍妹就看那个小弟弟见到少少。 「弟弟你醒啦,你病啊,快些再睡多一点啦。 」旗袍妹好怕我真的对她弟弟动粗,立刻扮无事, 但还是有少少口震。 那豆丁睡眼惺忪的说: 「家姐,你干什么」「没什么……入来看看你……」我见她假装无事发生, 机不可失立刻蹲下去,从下向上伸手入她的旗袍裙里, 一手抓实她的小底裤用力一扯扯到落她大腿上。 因为那旗袍妹只是站在门边突出少少,她小弟弟完全看不起我对他家姐的侵犯。 她未及反应得来,我已经再极速起身,同时两手揭起浅蓝色旗袍的下摆, 露出佢完美雪白的patpat。 她知道后大力向后撞我想撞出房,但是我企得好稳, 只是撞出左少少。 「你最好继续扮无事叫你弟弟再睡,假若他一起身我一定一刀桶死他!」我好细声但非常凶狠的说。 跟着大力推她肩膀,她上半身跌回入房,然后我用手拉高她的一边大腿, 她站不稳就变左狗仔式的伸直双手双脚成张桌子般爬在地上。 重要是上身在房入面给她弟弟见到,下半身给门遮住, 我紧抓那揭开的旗袍下摆上的腰不再给她再有机会反抗, 铁棒对准她的小穴勐然用力的一下插入去!一插到底!她突然被我强奸的插她小穴, 一定好痛佢的小穴真系好紧。 她痛到忍不住细细声的「呀」一声叫出来!「家姐, 为何吵醒我呀……」阴道正被开垦的她死命忍着扮无事 把声好紧的说: 「无……家姐做运……呀(这个时候我大力插了一下)……运动之嘛……你…呀(又插)…你快些睡啦……呀(再插)……睡啦……」这样的插法真是high 所以无停过的不断狂插佢令她又想叫,又要死忍不得出声, 真系好正好爽。 「家姐呀!你吵着我人地怎样睡呀!」她极委屈的说: 「对不……呀(睇着她重着住旗袍的模样死忍, 我又大力插佢)…对不………呀(再插一野血水不断的流出来)……家姐出……呀(又插)……会出去……呀(再插)……」看到她的血, 她刚才是说谎骗我她不是处女。 她破处剧痛,再忍不住的想离开,用力向后撞, 想撞我出去那时我当然不会被她出去,她每次向后撞只会自动波的送自已的下体给我的阳具插, 我还不需要用腰力更爽呀!她本来双手按地之后真的忍不住要叫, 跟住单手按地另一只手自己掩住自己的小嘴, 尽量不让自己出声。 虽然掩着,但是手指间都漏出细细声唔唔叫声。 这个真光学生妹毕竟是初试云雨的女孩,这次居然是在自己弟弟面前被人强奸, 她强忍不呻吟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紧紧的闭上了牙关, 忍受着这一切。 「家姐呀!你在我的房唔唔声啊,什么呀」她死命忍住想连唔唔声都无, 但是我真是插得她好勐她始终都忍不住,只有拧转头, 一边用手掩住口一边用好哀怨的眼神望住我, 求我放她出去。 我再用尽力,睇住她流泪哀求的样子再插多她几下, 这样的在她弟弟面前强奸真正到想死!跟着我一边插实她下体紧贴着 大力拉她向后然后对着梳化就坐下去。 由于一路插实和揽实她的腰,我一坐在梳化, 我们好自然的就变成观音坐莲她给我插着个西, 失去重心一下子坐下来我那铁棒直情插向上到她的子宫颈, 顶到我龟头有些痛。 她因为已经出房,可以细细声的叫,她就呀一声的叫出黎。 我听到真是很爽,我插实不再动。 「有得叫出声是否爽得多呀」她先头在弟弟面前扮无事, 而家才哗一声哭了出黎 好痛苦的说: 「你正一衰人, 你无好死!」旗袍妹妹越闹我我越兴奋我大力捉住她的腰, 迫她坐莲然后大大力的向上抽插她,她又痛又high又怕吵醒她弟弟, 上身好痛苦的左右摇晃细细声不停闹我话我好贱格。 「痛……好痛呀……求求你,拔出……来……求……求你拔出来……」「痛咩!若不是怎样插, 你永远也不会成熟快高长大嘛。 」「呀…停…轻力点,鸣……呀……呜……放开我……求求你……鸣……好痛……呀……!」我双手跟着撕开旗袍妹上身的衣衫, 扫开她校裙内白色既内衣捏握她对正波,再看她双目紧闭, 面上还有两行清泪放弃抵抗集中意志熬过下身破处的痛楚, 一份污辱纯真嫩滑的感觉不断由指尖传来!旗袍妹一抬头看着书柜门上的镜子 只见中自己的倒影头发凌乱,校服披散纷飞, 裸露的双乳不断随着身躯的升降跳动不定嫩白的乳房上还不时添上我新的抓痕。 更令旗袍妹无地自容的,是看到自己苦撑开双腿, 不断被动地用自己的西在我的身上扭动套弄西水带血不断浅出, 这是一个纯洁的小女生吗旗袍妹不想再想下去 但刚刚才停下的泪水现在又不自觉地再次流下来。 「……你奶味,真系好正……」我就一味埋首在旗袍妹胸部上温柔, 吻索吸啜旗袍妹两边乳房顺着旗袍妹胸口起伏, 贪婪拥吻起来。 「我是否搞得你好舒服呢不用怕丑,叫给我我听。 」「呀……唔……唔好…呀……嗯……啊……呀……」她破身的痛苦再变成毫无意识娇吟, 双腿开始不自控把我的腰紧夹起来下身嫩肉不断痉挛收缩。 「嗯……唔…啊……呀……唔……呀…啊……」娇淫乱声中受着我的奸淫。 「来,和你一齐高潮。 」旗袍妹一阵羞怜表情,狂性大起,我吻她的耳珠。 变成刚才响小弟弟房边强奸的狗仔式,手穿过旗袍妹胁下, 抓住她对波不断用力急推佢开始放任叫吟,以乎不怕会惊醒她弟弟, 看见我俩丑事更毫不理会她自已所叫的是高潮还是痛楚。 「……呀……嗯嗯……呀……唔唔……啊……唔……呀……唔……」我再将她反身面向我, 她回神一下慾海回到被强奸之现实,双手再推开着我双肩, 那时我再加强抽送。 她抵受不了,为求卸力之下,竟揽着了我后背承受我强行给她的刺激, 持续不断舒畅快感做成一浪接一浪波涛,旗袍妹内里的敏感肉粒, 增生得更多更快。 「……好……酸……好……舒……唔……呀……」我不断推动进入旗袍妹肉璧深处。 重叠一起,顶峰快感使她语不成声昏昏晕晕有气无力的张口叫着。 在我摆布下,旗袍妹挺腰相送,相互触发引起高潮, 在一下强烈挺刺。 「……啊呀……」旗袍妹正激吟中。 之后我也忍不住低吼一声,大力一下向上插实她, 就连我留在睾丸里的少少精液都内射出来热腾腾的直接射入她子宫内!她感觉我对她体内射精, 她再度回到现实。 「不要…射入去呀……呜…」好委屈的摇着头, 之后在高潮中晕倒过去。 刚发泄的我如死鱼般卧在旗袍妹的胸脯休息, 看着旗袍校服上那泛红的桃花知道自己夺去了一个纯真少女的贞操, 一丝快感由心里升起双手仍没闲着的玩弄着旗袍妹的双乳。 「……你可以走啦……」醒过来的旗袍妹衣衫凌乱不整, 全身满是汗水她只能如软泥般躺在梳化上,胸口起伏不断, 呻吟喘息。 「开心完你就不要我呀」我再抚玩她双乳奸笑, 之后我就着衫走人……到现在想起那真光旗袍妹在地铁给我非礼 后在她由小弟弟房边狗仔式强奸她时望返转头好哀怨的眼神 再变成淫妇高潮叠起主动挺腰给我抽送,真是回味无穷!。